•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罗氏文摘

罗荣桓在衡东留下的血袖章

时间:2022/1/15 15:27:46  作者:*  来源:网络转载  查看:2940  评论:0
内容摘要:罗荣桓在衡东留下的血袖章在湖南衡东县罗荣桓元帅生平业绩陈列馆,陈列着一个血迹斑斑的袖章。这个袖章对折陈列在展柜里,是用红绸布和白绸布缝制的,可视的一面中间三分之一处为白底,上面的“衡山第九区农协自卫军”10个繁体大字,分为三行,由罗荣桓用毛笔题写。看到这个血染的袖章,人们仿佛回到...

罗荣桓在衡东留下的血袖章

罗荣桓在衡东留下的血袖章

在湖南衡东县罗荣桓元帅生平业绩陈列馆,陈列着一个血迹斑斑的袖章。这个袖章对折陈列在展柜里,是用红绸布和白绸布缝制的,可视的一面中间三分之一处为白底,上面的“衡山第九区农协自卫军”10个繁体大字,分为三行,由罗荣桓用毛笔题写。看到这个血染的袖章,人们仿佛回到了那战火纷飞的革命岁月。

决心领导南湾群众行动起来

1926年秋,当轰轰烈烈的农民运动在全国各地兴起的时候,刚从青岛大学预科毕业的罗荣桓绕道广州返回家乡,创办农民协会,组织南湾村农民与土豪劣绅作斗争。

罗荣桓在衡东留下的血袖章

衡山群众觉悟高、基础好,有着光荣的革命传统,是毛泽东在《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中赞扬过的地方。早在1923年9月,共产党员刘东轩、谢怀德便在衡山白果组织“岳北农工会”,成为湖南最早的一个农会。岳北农工会虽然不到数月就被反动派以武力解散了,但它在全县农民群众中播下了革命的火种。

当罗荣桓此次回到南湾的时候,湖南的农民运动正迅猛发展,衡山又是湖南农民运动发展得比较好的县份,农民协会组织遍及全县各地。当时,偏僻的南湾也在积极酝酿要成立农民协会。这次回到家乡,罗荣桓决心要宣传、发动、组织农民群众,把自己变成广大农民群众的贴心人。

回到家乡的第二天,罗荣桓就脱下学生装,换上了农民下地干活常常穿的衣服,頭戴草帽,脚穿草鞋,跑到贫苦农民家去调查,了解农民运动的发展情况。在走访的过程中,农民兄弟向罗荣桓倾诉了自己的苦衷和欢愉,并且告诉他许多生动有趣的故事,如油麻田农民协会攻打“油麻国”、吓得“梅大王”(湖南省有名的国民党右派头子、衡山县湘江东岸的大恶霸地主刘岳峙,又名刘梅斋) 躲在长沙不敢回家。农民在“梅大王”家里杀猪摆宴,开仓济贫。还有一些大嫂也告诉他,白果妇女手持梭镖短棍冲进祠堂,一屁股坐下便吃起祠堂酒来,族长上前拦阻,她们便用箩索把族长捆起来,戴上纸糊的高帽子游行,从前受压迫的妇女扬眉吐气了。

为了使南湾的农民运动接受共产党的正确领导,罗荣桓回到家乡办的第一件事,就是亲自跑到衡山县城,向中共衡山县地方委员会和县农民协会汇报情况,接受任务和指示。

从县城回到南湾后,罗荣桓连夜邀集农运积极分子,在南湾新大屋后面的虎形山上召开秘密会议,传达县委和县农协的指示,号召大家团结起来,建立农会,开展斗争,解放自己。

散会后,罗荣桓访东家、问西家,上屋里进、下屋里出,足迹踏遍了南湾垅里大大小小的屋场,为的是组织发动农民参加农会。罗荣桓还在岳英小学办农民夜校,经常在古戏台、南湾老街演讲,宣传革命道理,通过耐心细致的宣传教育,消除个别群众的宗族至上观念和胆小怕事思想。

1926年11月,南湾罗氏令德公祠红旗招展,墙壁上张贴着标语口号,农民群众敲锣打鼓,燃放鞭炮,一个个笑逐颜开,喜气洋洋。“衡山县第九区农民协会”在这里召开成立大会。会上,罗荣桓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向群众介绍了整个大革命的发展形势与农会成立的意义与任务,很受群众赞许。

会后,全体农协会员高举“打倒土豪劣绅”“一切权力归农会”的标语和旗帜,有的戴着“衡山第九区农协自卫军”袖章,有的举着梭镖,高呼口号,浩浩荡荡,从南湾街头出发到垅里游行,队伍锣鼓喧天,喊声震地。

随后,农会又委托罗荣桓发动和组织了南湾女界联合会与儿童团。这两个组织召开成立大会时,罗荣桓都出席并讲话。组织儿童团时,他带着团长和副团长挨家挨户进行动员,发动南湾及附近的适龄儿童加入儿童团,并造了“儿童团员花名册”。

罗荣桓担任南湾农会秘书,亲自起草组织章程,书写农协自卫军袖章,给大家讲授革命道理,同时开展了支援北伐的募捐,和破除迷信以及鼓励妇女放脚、剪发等活动。

血染的袖章背后

有一天,全体儿童团员在集会之后,跑到当地的大土豪罗凤梧家进行筹款。罗凤梧老奸巨猾,不仅不募捐,还在后门两旁暗伏打手,将一名姓刘的儿童团员一棍打死。

为了保护儿童团员们的安全,罗荣桓立即集合100余名身强体壮、手持器械的农协会员,个个佩戴“衡山第九区农协自卫军”袖章,将罗凤梧家里三层外三层团团围住。这时,罗凤梧在一批打手的保护下,早已从一道暗门闻风而逃。

罗荣桓含着眼泪抱起被害儿童团员的尸体,一步一步走向大厅……这名儿童团员头上的鲜血,一滴一滴地滴在罗荣桓身上,染红了他手臂上佩戴的“衡山第九区农协自卫军”袖章。

他把儿童团员遗体放在罗凤梧家大厅,随即召开群众大会进行追悼,勒令罗凤梧的家属披麻戴孝,跪在灵堂,由儿童团员在会上控诉土豪劣绅的罪恶。

这时群情激愤,革命群众一致表示要为死者报仇。庄严、悲痛的悼念仪式之后,愤怒的人们打开了罗凤梧家的谷仓出谷、钱柜取钱,一部分作为被打死的儿童团员的抚恤金,另一部分赈济了贫苦农民。这次流血事件,提高了广大农民群众的阶级觉悟,农会及其他革命组织拧成一股绳,团结得更紧了。

1927年1月,湖南各地纷纷开展镇压土豪劣绅和反革命分子的运动,农民运动达到发展的高峰。在这一有利形势下,南湾的农民群众觉悟普遍提高,农会、女界联合会、儿童团等组织进一步巩固,将农民运动推向了新的高潮。罗荣桓感到世道确实不同了,昔日的泥脚杆子已经挺起了胸膛,扬眉吐气;而那些土豪劣绅一个个却像霜打的茄子,蔫蔫地低下了头。

罗凤梧、肖罗仙等土豪劣绅对罗荣桓恨之入骨,视他为眼中钉、肉中刺,欲拔之而后快。在公开诽谤及暗中破坏失败后,罗凤梧、肖罗仙豢养了一批打手,准备伺机暗害罗荣桓。

一些亲友闻讯,纷纷劝告罗荣桓小心防护或者干脆外出暂避。罗荣桓笑着说,“我若畏惧敌人,敌人更会大胆放肆。我不能为个人的安危丢掉农会的大事不管”,毅然在敌人阴谋暗算的环境中,坚持不懈地继续为农会工作着。

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在上海发动反革命政变,大肆屠杀共产党人和进步群众,血流成河。一时间,长城内外、大江南北笼罩在白色恐怖中。湖南的各种反革命势力也蠢蠢欲动。嗅觉灵敏的罗凤梧、肖罗仙等也仿效外地的反革命经验,组织暗杀团,头一个就是准备对罗荣桓开刀。此时此刻,罗荣桓的行动已随时处于罗凤梧、肖罗仙等的监视之中。

面对这一切,罗荣桓镇定自若。他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然而,他也感到南湾地处偏僻山村,消息闭塞,谣言纷起,莫明究竟。这时,他恰好接到了在武汉大学读书的同学的来信,信中谈到国民政府从广州迁往武汉后的革命形势,毛泽东也到了武汉主办中央农民运动讲习所。

为了进一步了解全国的革命形势,探求救国救民的真理,羅荣桓决定离开家乡到武汉,投入场面更大、斗争更火热的革命浪潮中去。1927年4月14日夜,罗荣桓回到家里,仔细看了看已经熟睡的刚刚半岁的女儿,俯下身去亲了又亲,然后告别妻子和父母兄弟姐妹,在农会积极分子肖庆云的护送下,踏上了新的革命征途。

罗荣桓在衡东留下的血袖章

临行前,罗荣桓特意将那个血染的袖章交给肖庆云,要他转给死去的儿童团员的父亲老刘,请他好好保存,牢牢记下这血海深仇。

肖庆云护送罗荣桓到衡山搭船,之后返回家,把那个血染的袖章交给了老刘,并转达了罗荣桓的嘱咐。老刘含泪找来一块白绾布,把这个血染的袖章的来历用毛笔仔细地写上,然后,里三层外三层包好。当晚,他将布包藏在罗家威公祠堂的墙壁里。

罗凤梧带领一班暗杀团丁在罗荣桓家扑空后,气势汹汹地来到老刘家,逼老刘招出罗荣桓的去向,交出那个“袖章”。老刘夫妻在罗凤梧的威逼利诱下,仍守口如瓶。罗凤梧将老刘夫妻毒打一顿之后,扬长而去。

罗荣桓坐船来到武昌后,考入武昌中山大学理学院就读,并参加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不久又转为中国共产党。从此,他把自己的一生,无私地献给了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的伟大事业。

遗憾的是,罗荣桓此去,30多年没有回过故乡。老刘夫妇也未能生活到革命胜利的那一天就相继病逝。随着岁月的流逝,那个血染的袖章也渐渐被人淡忘了,直到1985年,罗家威公祠堂拆屋改建,才偶然被发现……

南湾,这个千百年来默默无闻的小山村,因为罗荣桓曾在这里掀起的一阵农运热流,如今成为一个有着特殊意义的红色旅游景点。

“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多少年来,罗荣桓等革命先辈和先烈们领导革命群众一路且行且战,映红了历史的天空,早已在人民群众心中矗立起一座座永恒的丰碑。

(责任编辑:叶筱)


本文转载,参考网2021-06-18 14:56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15-2030 www.zhlswhw.net 【罗氏文化网】

主办:罗氏宗亲联谊会 承办:豫章文化研究院 总顾问:罗河胜 

编辑:罗元 … 电话:(0)134 3536 5888(罗元) QQ:251547599

联系地址:中国·广东省河源市旺福路三号天正花园岭南设计院 邮编:517000

粤ICP备170852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