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罗氏文摘

罗屏汉革命事迹详述(2)

时间:2017/11/7 16:32:17  作者:网络媒体  来源:中华罗氏文化网  查看:3708  评论:0
内容摘要:第18届世界赖罗傅宗亲联谊会将于2018年仲秋在中国-广东惠州隆重举行第18届世界赖罗傅宗亲联谊会将于2018年仲秋在中国-广东惠州举行公告2017年10月24日,中华罗氏宗亲联谊会罗鹰翔会长在中国-广州举行接受世界赖罗傅宗亲联谊会主任(未设会长)、马来西亚赖罗傅宗亲联谊会会...

罗屏汉革命事迹详述(2)


罗屏汉命令潘秉星护送陈正人同志

所有中央红军和地方游击队人员在剑溪腊塔泥休整三天后,精神面貌焕然一新,更让战士们高兴的是大家有了鞋穿,这都得益于刘隆宝是这四邻八乡有名的木匠,他挑着有“暗箱”的工具箱走家串户,佯装下乡拉活做,凭他扎实的群众基础和关系,发动群众捐了这些“花”鞋,所谓“花”,就是很多群众没有做完一对,所以很多群众只捐上单个鞋,所以战士们随便挑对合脚的就穿了起来。往往一只脚的鞋是黑的,另外只脚穿的是蓝的,引的大家都笑了。三个大队在大塘肚对面的三叉路上集合归队,交待任务后就地分散开展游击,周建屏和陈正人有病随罗屏汉部队经项山大中到仁居,又从仁居到八尺,来到石正的天子嶂一带开始游击活动。罗屏汉非常敬重陈正人,因为陈正人是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创始人之一,罗屏汉为了陈正人的安全而完全不顾个人安危,硬把身边的贴身警卫潘秉星再次调离身边(头次是护送邓小平从会昌到寻乌重组县委),组成由潘秉星为连长的护送陈正人的特别警卫连,他们把警卫连化装成各种人物分散在陈正人前后,把陈正人化装成商人,而陈一新化装成伙计,雇一挑夫,买了一担茶叶,以贩茶叶行商为掩护,结果真的非常顺利地经广东梅州到达了汕头,后交由汕头交通站负责,最后安全转移到了香港治病。由于寻乌活动的李天柱5月间擦枪走火负伤,指挥行动不方便,罗屏汉于5月下旬再派张凯带领三、四十人的队伍上安远、寻乌南部活动,暂时接替李天柱指挥。

艰苦卓绝的游击斗争

1935年5月12日,罗屏汉作好部署后,带领二十多人住在丹竹楼堰塘厂下,命令部队首先解决上畲伪团防,后转向决杀官庄村反动首要,因为攻击上畲伪团防失利,队伍撤到河峰畲,又出现叛徒出卖,我战士又牺牲八个人,队伍撤到班机坪尾上时,仅剩下十七人了。罗屏汉在班基坪山尾战斗后,退至大坪吴田;形势相当严峻,广东革命根据地大部分已经被敌人占据,到处是国民党的部队和地主民团,恶霸得势报复老百姓,把根据地群众欺压的很残,想方设法让群众隔离红军和游击队,在大坪吴田再次遭数倍之敌追击堵截,后在平远县石正九王村的三对岌活动,艰难地指挥作战。幸亏潘秉星护送陈正人到汕头归队时还带回一个完整的特别警卫连,仍然可以继续跟敌人展开残酷的斗争。
1935年5月下旬,在那艰苦的岁月里,战士们跟着罗屏汉爬山穿林,昼伏夜行,风餐露宿,加上战斗中未愈合的伤口在发炎脓肿,倍受伤痛的折磨,筹粮食又特别困难,敌人封锁的很严,主要让敌人知道了给粮食给共产党的群众,都会遭殃,甚至残遭杀害,战士们都过意不去,这样会连累到苏区群众,所以战士们情愿饥饿难忍,也不愿意跟乡亲要粮食,在这革命陷人不利局面的情况下,又有同志开始相继生起病来,包括罗屏汉自己,罗屏汉突然想到寻乌剑溪的沥塔泥,这里“山高皇帝远”,不在敌人的视线里,敌人政治力量很薄弱,于是连夜穿过八尺、仁居陈济棠第二军军长张达和黄任寰独一师驻粤北的敌人防线,进入寻乌项山打子石宿营,次日赶到沥塔泥原剑溪苏维埃主席刘隆宝家,刘隆宝忙给罗屏汉和游击队员倒茶,然后便忙着给大家做饭,饭后,罗屏汉怕连累刘隆宝家人,于是向刘隆宝借了些米,叫游击队员背上米袋到后山的大塘肚住了下来,这里的大塘肚其实只是一间佛堂,平时也有些群众来烧香拜佛,游击队在这里休养的情况很可能会被敌人知道,必须尽快撤离,经过刘隆宝的精心照料,特别在药物和粮食方面的提供,使全体队员身体恢复的很快,个个精神焕发。5月底,操山路走杨梅坑、甲溪坝、团船、乌石头下、右转到旗山寨、石岩下,又回到寻乌以南和兴宁地区坚持游击战争。 1935年6月,罗屏汉率领的游击队折回到寻乌龙廷方向,袭击陈济棠第二队第七师驻牛斗光、吉潭一带之敌;又在寻乌留车打死陈济棠第八师几个敌人后撤向山区一个九龙庵宿营,问当地百姓这附近是什么地方,群众说是大塘肚,罗屏汉听了觉得非常意外,怎么又是大塘肚,这已经是他们到过的第三个大塘肚了,罗屏汉对潘秉星说,莫非我们的革命总是离不开大塘肚的!罗屏汉已经非常想念回龙的大塘肚,也想起了自己的家乡兴宁大坪,说那里的革命同志和乡亲们一定等着他们回去战斗。
6月 下旬,罗屏汉在寻乌留车和中和一带检查其他游击队的工作情况,并且开了战地碰头会,出于斗争的迫切需要,根据党中央指示和中央分局陈毅、项英第一条“把最好的干部配到游击队去,尽量多发展一连左右的游击队分散游击,有条件再设独立营和团”的决议,对部队进行了整编,把潘秉星原来的警卫连扩编为营,潘秉星任营长,罗亚彬为政委,当然,说是营,人数及装备是远远不够的,只是搭的一个“框架”。接着安排了美国传教士王神父的起居问题,要求以贵宾一样招待王神父,要给于最好待遇和最大限度的自由,仅仅暂时对外封闭神父的起居地点。会中有个别干部提出是否先释放美国传教士王神父的建议,以缓和被层层包围的局面,这想法罗屏汉怎么会没有呢,但根据情报,中央分局处境如此险恶,又对中央分局的情况不太清楚,罗屏汉怕释放美国传教士后广东军阀把目标转向包围中央分局,就保留了意见,所以美国传教士一直不敢轻易放了,以故意牵制陈济棠的兵力在广东范围内搜找美国传教士,也至使广东军阀陈济棠调动兵力三万余人,从龙川老隆一直布防到五华、兴宁、平远、寻乌等县边境山区。是日晚带领游击队攻打了岑峰土豪赖奕宏 ,打死赖家属一名,打伤两名,没了他家的钱和粮食,当夜驻扎在埁峰下寮坑,次日,赖亦宏偷偷跑到留车,勾结驻留车关营长带一营的国民党驻兵前来包围,在白沙溪与敌人展开英勇搏斗,罗屏汉指挥部队奋勇作战,在突围中左肩挂了花,游击队在战斗中壮烈牺牲了三十多人, 罗屏汉带着队伍在岑峰边走边打,率队转战至苗輋里水口、河峰輋,部队伤亡很大,至此二大队仅留下十多人,把部队撤回新村驻扎。但是,这时新村根据地形势十分险恶,地方红军和游击队的主要领导人曹进洪、罗义妹、古汉中等相继牺牲。李天柱也在6月的一次突围战斗中不幸牺牲,下旬,陈锦华突围到虾蟆窟时被打中脚部退到山上,第二天两名部下反水叛变,遭到苗 敌人包围而被捕,后抬到兴城监狱折磨至死。
1935年6月下旬,岑峰一仗已经惊动了广东军阀陈济棠,似乎从子弹的味道里感觉到这就是罗屏汉亲自带领的游击队,当罗屏汉带领游击队在新村驻扎时,陈济棠立即急调两个师兵力前来包围兴龙根据地,罗屏汉为了不受累根据地的乡亲们,立刻命令队伍进山隐蔽,陈济棠扑了个空,在群众口里又得不到游击队的消息,他们带的部队活似无头苍蝇在根据地乱撞,结果一无所获,便命令龙川老隆以及布防到五华、兴宁、平远、寻乌等县一带数百个村庄的封锁部队加紧守防,说要随时围捕“共匪头目”罗屏汉。反动民团、土豪自卫队也乘风作浪,勾结军阀部队一起搜山守卡,步步为营,层层逼进,严密封锁,岗哨林立,整个根据地都被敌人监禁的严严实实。监禁范围慢慢缩小,妄想“蚕食”兴龙根据地,政治手段采取连保连坐的保甲制度,他们为了隔绝和不让红军及游击队亲近百姓,在村边烧山砍山,出兵搜山,在商业上控制群众交易量,按人口配给多少粮食、油盐、药品,超量作接济“共匪 ”论处,在政治上实行保甲联防,保甲长都是反动人物,规定群众做任何事情天黑前必须回家,出远门的要告诉保甲长批示,没有按规定做的也作参加“共匪”处理,轻者坐牢,重者“打靶”,特别在留车、岑峰和丹溪这些革命红色苏区,敌人在这方面的工作抓的更严密,以此“技两”妄想困死我们红军和游击队, 所以此时粤赣边的红军和游击队生存环境特别险恶和困难,全体指战员战斗穿行于山林之间,多数都没有了鞋穿,光着脚板爬山越岭,折腾的疲惫不堪、风餐露宿,饥饿难忍,全体指战员都没有多少战斗力,大家一个月也吃不上一粒盐巴、半滴油,饿了吃生米和野菜,不敢生火煮饭,怕烟火被敌人发现而曝露游击队目标,战士们对罗屏汉说:“这样饿死不如和敌人决一死战痛快!”,罗屏汉听了自己的战士这样说,心里特别高兴和深受感动,竖起母指回答他们说:“不愧是无产阶级革命的英雄战士!”,大家都互相鼓励着,表达着对革命的忠诚和勇敢,愿意为革命抛头颅洒热血,决不做革命队伍的缩头乌龟,在战士们的一片求战声中,罗屏汉站起来立在高处,热血沸腾,两眼发亮,和战士们的目光对视,只见个个仰首挺胸,英姿涣发,眼里露出对敌人的无限仇恨,完全已经忘记了饥饿和疲劳。罗屏汉发言了:“同志们!你们说的对,我们真的不能胶在敌人的包围圈里等他们来消灭我们,为了扭转被动局面,为了打击敌人嚣张的气焰,我们勇敢的红军和游击队随时要在人民群众身边为保护他们切身利益而英勇战斗,救老百姓于水深火热之中!我们大家一定要团结一心一起冲出去,哪怕流尽我们最后一滴血也要去消灭欺压我们根据地人民的敌人,夺回我们的根据地,去开创全国革命新的高潮,把霸占我们国土的帝国主义驱出我们中国,推翻一切欺压剥削我们劳苦人民的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主义,建立我们一个民主自由、团结富裕的新中国,我们的革命一定会胜利!中国的革命一定会胜利!前途一定无限光明!”。这就是粤赣边军政委员会主席罗屏汉当时讲的话,罗屏汉被那么多实力派的革命家推选为粤赣边区军政委员会的主席,那根本不是封给他的一个官衔,是责任,重大的责任。毛泽东在遵义会议恢复了他中央红军的领导权,也是所有中国革命家寄给他的希望和责任,关系中国共产党和中央红军领导中国革命成功和失败的责任,这样的责任有多么重大啊!中国的革命当时正走在生死边缘上,毛主席有句话说的多好啊:“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正因为有罗屏汉这样无数精干、执着、勇敢的中国共产党人,土地革命的领导者,带领了中国人民和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主义作英勇斗争,所以才推翻了他们。罗屏汉讲完话后镇定自若,不管是为了部队和同志们的生存负责,还是为了革命负责,都是必须突围出去的,但为了突围中减少牺牲保存力量,所以身已负伤的罗屏汉做着非常认真的部署,和蔡梅祥商量决定后,一面释放王神父,以缓和局势,一面安排将第二大队分为三个小队,分兵冲出重围。让蔡梅祥带部分人释放传教士,一部分担任掩护,其他是罗亚彬的突围部队,蔡梅祥带部分人在河滩桥边挖了个坑,把传教士的两脚埋住,然后把敌人引过这边来,可能陈济棠早有下令要特别保护好传教士的安全,结果陈济棠的官兵发现这个外国佬时马上停下来围着美国传教士团团转,分兵去借锄头把美国传教士从河滩里挖出来,其他兵力去追我们的掩护部队,也就在这喘气的时间,我们的部队全部突围了出来,局势立刻转变,突围时是天刚蒙蒙有一点点亮时,罗屏汉考虑到突围时这样我们可以辨别方向和看见路面,突围跑起来就快,而敌人这时候肯定最想睡,突然从睡梦中爬起来追我们,天又灰蒙蒙的没有亮,头脑一定不清醒,方向感和反应都比较迟钝,再出现个美国传教士要挖救,就乱了他们的套。就这样释放了传教士,天亮时第二大队的三个小队都分散突围出去了,追来的敌人一时搞不清楚游击队的具体目标在那里,就失去了追我们的方向,就如罗屏汉料到的一样,乱了他们的“套”!6月6日傍晚,罗屏汉带领队伍到岐岭略略休息,立即夜奔二架笔,在二架笔停留了两天,敌人又包围上来了,怎么半?经过商量,罗屏汉果断地说,到赤光去!于是派何亚招、曾亚四、袁饿四押送四个土豪到园田,自己亲自率领罗亚彬、潘秉星等十二人饿着肚子来到大坪布骆村。

血战龙川径口

1935年7月,罗屏汉带着罗亚彬、潘秉星等十二人饿着肚子来到大坪布骆村往三架笔转移,后终于冲出封锁线连夜走到龙川径口。7日9日,在龙川和兴宁交界的径口宿营,天快亮时罗屏汉叫曾三妹回家煮饭,谁知道出“内鬼”出卖我们,叛徒曾火生等借买菜之机勾结集合伪自卫队长曾开清、副小队长曾观生分头密报东坑、大坪、兰亭匪军以及附近后备队,共三百多人,从四面包围过来,天蒙蒙亮时又来了更多的敌人包围过来,是当地反动民团带的路,游击队又陷入了陈济棠第三军军长李扬敬部包围。我游击队员仅留下十二人,罗屏汉立即带领队伍在径口和大坪大福村附近一带的山地临时隐蔽起来,只见山下前来“围剿”的陈济棠部有两个师,敌人密密麻麻地向游击队整座大山呈包围之势,山下敌人开始喊话了:“山上的罗屏汉先生,你听好了,我们知道你们没有几个人了,为了大家不必要的伤亡,只要你们放下武器下来,我保证不向你们开枪,罗屏汉先生!你是共产党的高官,将委员长说欢迎你投诚,为党国效力,你和你现在的部下都可以过上荣华富贵的日子,你考虑考虑!”。很显然,这次有叛徒告密,连游击队谁领导的都知道,敌人也势在必得,“南天王”陈济棠看来低下头归顺老将了。罗屏汉对全体游击队员说:“同志们!这一次是铁定了打不过敌人了,现在我们几乎已经被包围住了,山后暂时敌人还没围住,为了争取时间,为了保存革命力量,等命令一下全部向后山缺口退,全部分散突围,能走一个是一个,突围后队员全部到龙川大塘肚集结!”随后罗屏汉从怀里端出一面鲜红的党旗对大家说:“今天,我罗屏汉代表党批准你们游击队员全部入党!你们是共产党最忠诚的战士!是合格的共产党员!”,完毕,全体在鲜红的党旗下宣誓:“我们是神圣的共产主义战士,干的是伟大的共产主义事业,宁死不屈,甘为革命流尽最后一滴血!”整个过程很快,很简短。敌人见软的不行便来硬的说:“你们毛委员的部下古柏认识吗?和你会昌一起革命的那个,他已经在龙川全军覆没了…….”,没等敌人喊完,罗屏汉大声令下:“打!”,全体游击队员的子弹一起飞向那个喊话的敌人打过去,吓得他屁滚尿流急忙往后跑,敌人也下令全军向我们发起进攻,子弹像雨点般向我们扫射过来,在这危急时刻,罗屏汉面对凶恶的敌人,指挥队员奋勇冲杀,罗屏汉大喊一声令下:“分散,撤!” ,游击队员们便分散向后山缺口撤退,但寡不敌众,我游击队员当场倒下八个壮烈牺牲,被捕、逃散二人。罗屏汉身已挂花,带着潘秉星且战且退,撤到兴宁大坪大福村,往洛洞村时,在周长富屋门口,又被伪后备队罗永衍在民团围屋炮楼里打暗枪,,枪击至重伤,其中一枪伤到脚跟上,潘秉星亦已挂花,速度立刻慢了下来,潘秉星忙背起罗屏汉在田径上跑,罗屏汉不肯,命令他快走,不要背他,说这样两个人都会被敌人打死的,说:“你背我,两个人都死,不如你先走,我掩护你。”,但潘秉星也是臭脾气,唯这次死也不听罗屏汉的话,不肯放罗屏汉下来,说跪拜了八方发过誓的兄弟,要死就一起死。罗屏汉恳切地命令说:“能保存一个就一个,你快走!”,潘秉星仍然不肯离去,飞一般背着罗屏汉到了雷打塘凹上,实在背不动了只好放罗屏汉下来一起走,潘秉星用身体护着罗屏汉一齐向鸽池村方向走,罗屏汉也常把潘秉星按倒帮他避开子弹,他们都已经多处受伤,不停转身向背后的敌人反击,就在快到山顶时,潘秉星要求再背屏汉走,突然,潘秉星大腿连中数枪,其中一枪打在他胯下关节处一下软倒在地,罗屏汉忙回身用肩膀架起警卫潘秉星,潘秉星欲挣扎开来垫后掩护,“放下我!快走啊!”话音未落,潘秉星背后又中一枪,嘴里竟喊出一口鲜血吐在罗屏汉肩膀上,染红了罗屏汉的衣服,然后昏了过去。罗屏汉吓了一跳,忙把驳壳往腰里一插,把潘秉星背起来忍着伤疼地跪爬着一拐一拐跑到了山顶。到了山顶,罗屏汉忙放下潘秉星连喊:“秉星!秉星!”,心就象撕裂了般。潘秉星昏迷中醒了过来,还一直喊:“快走啊!快走啊!”,罗屏汉喜出望外,禁不住流下了两行高兴的热泪,他翻开潘秉星后背的伤口看,只见子弹不很深,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罗屏汉看见后山有高过人头的茅草丛,便把潘秉星往山脚茅草丛里一推,等确定看不见潘秉星时,掏出腰里的驳壳又向敌人打过去,朝相对方向的小路走了,把敌人引到了另一个山头。罗屏汉独自一人,坚持边打边退,一直退到牛屎夹大窝里,本来准备躲在茂密的番薯苗里的,但敌人已经围上来了,只好躲在地坟堂里,以墓碑为掩护,打死几个敌人后,面对包围上来的敌人,把最后留下的一颗子弹一饮而尽!时年28岁,罗屏汉同志就这样壮烈地牺牲了。但罗屏汉同志的革命精神永远活在人民心中!他那为劳苦大众的翻身解放而英勇无畏、顽强战斗的动人事迹,永远激励着后人为为共产主义伟大事业奋勇前进。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15-2030 www.zhlswhw.net 【罗氏文化网】

主办:罗氏宗亲联谊会 承办:豫章文化研究院 总顾问:罗河胜 

编辑:罗元 … 电话:(0)134 3536 5888(罗元) QQ:251547599

联系地址:中国·广东省河源市旺福路三号天正花园岭南设计院 邮编:517000

粤ICP备17085232号